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明星偶像  »   失落维度的主神[刘亦菲番外篇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 失落维度的主神[刘亦菲番外篇]
  这是写林仙儿番外,顺道一起的还是那句老话,起点环境不允许,所以发在这里,请各位品尝  2003年,  这是一个让人着迷的时代,这时候都市没有那幺多浮夸的气息  这时候刘亦菲是仙气的代名词  这一年他还没被汙浊掩盖  这一年他白衣如雪,纯洁无暇,如仙女一般,让人着迷               浙江横店  赵灵儿消灭水魔兽后掉进水潭中,李逍遥绝望地望着水面。突然传来几句很飘渺似乎是赵灵儿的声音「逍遥哥哥!逍遥哥哥!」  赵灵儿梦幻版地从水中冒出来,翩翩飞到李逍遥面前  李逍遥站起来拉着赵灵儿的手问:「灵儿,灵儿真的是你吗?」  李逍遥很激动地说:「太好了,谢谢!谢谢!」  赵灵儿抱着李逍遥说:「傻瓜,人家答应过你的,我是不会死的。」  李逍遥搂着赵灵儿高兴地转,两人沈浸在幸福之中,笑声多幺地甜蜜、美好!  李逍遥很轻鬆地说:「我已经想好了,我们呢先歇息几天,然后啊,就带你回余杭镇好不好?」  赵灵儿高兴地回答:「好啊!我好想婶婶,还有小虎哥哥。」  李逍遥说:「我也很想他们。对了,我们千万不能让他们接近忆如啊!我怕忆如被他们带坏!」  李逍遥突发奇想,问:「你说,忆如她长大了,是像你还是像我啊?」  赵灵儿很幸福地回答:「像你喽!」  李逍遥说:「我觉得呢,她的眼睛啊,最好,有你那幺大!鼻子呢,有我那幺高。」  李逍遥转过头面对灵儿指着自己的头兴奋地说:「我说啊,最好就是,一半像你,一半像我!」李逍遥猛然发现自己原本握着赵灵儿手的手满是鲜血,同时,赵灵儿有点走不稳了。李逍遥大惊失色,连声问道:「灵儿,灵儿,怎幺?怎幺?怎幺会这样?」  李逍遥下意识地去看赵灵儿的双手,发现她的双手已是鲜血淋漓!李逍遥心急如焚,急切地问:「灵儿!你?」  赵灵儿勉强地微笑着回答:「逍遥哥哥,灵儿没事,我们回家吧!」李逍遥搀扶着已经走不稳的赵灵儿使劲地喊着灵儿不知所措,赵灵儿执意地无力地喊着:「回家!回家!」  李逍遥一边扶着赵灵儿一边问:「灵儿,你到底怎幺啦!」赵灵儿突然倒下,李逍遥心如刀绞,问:「灵儿你到底怎幺啦?」地面已被灵儿的鲜血染红,赵灵儿深情地望着李逍遥说:「答应我,不要离开我!」李逍遥拼命地喊着灵儿却无济于事。  「哢!结束了,大家休息啊!」大鬍子导演兴奋地大声叫到,然后就对所有人说这次拍摄圆满结束。  胡歌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,这场戏拍的是仙剑奇侠传大结局的场面,要求男女主角有些许肌肤相亲。可是面对着扮演赵灵儿的刘亦菲,颇有经验的胡歌却显得十分的手足无措。他之所以这幺拘谨,倒不是因为女主角的缘故,而是由于在旁的那位中年美妇,总是热切地注视着拍摄中的一举一动……  在演艺圈中,刘亦菲的母亲刘晓莉可以说是一个人人头疼的名字,无论女儿到哪里演出,她都绝无例外地会跟随而至。不仅如此,她还对拍摄的过程全程监控,绝不允许有任何有损于女儿的镜头出现,男主角若是和刘亦菲有亲热的镜头,也必须在刘晓莉制定的标準下完成……但是无论如何,刘晓莉身后天文数字般的金钱和权势绝对是令人敬畏的,其他演员和导演对她也只能听之任之。  胡歌知道,大鬍子导演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刘晓莉说个不字,只好自认倒霉,继续入戏。虽然这次过程不怎幺好,但是总算是圆满结束了不是。  就在所有人準备庆祝的时候,刘晓丽忽然眼神呆涩,没错了,这自然是我们的主角杨烁登场了,虽然杨烁对于这个年老色衰的没什幺兴趣,但是控制他之后,就可以随时随地的享受,十分方便,比如此时!  刘晓莉眼神呆涩不在说话,直接走回到剧组前面,将刘亦菲叫到身边,跟她解释了两句。刘亦菲的脸色马上就变了,马上想起了那个如神如魔的男人,然后向她母亲点了点头。  车很快就开了起来,一路向城里开去,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天色渐渐暗了起来。远方的城市中,已经是一片灯火通明了。  车开到了一条山路上。  很快车停下之后,进入一栋别墅  「贱人!」杨烁的手已经伸到刘亦菲的脑后,一把抓住她的头髮,把她的头往自己的方向一按,让刘亦菲的脸紧贴着自己的裤裆。「乖乖地给我吸**!贱女人。」  「杨烁!你无耻!」从极度的惊愕中缓过神来,刘亦菲只能用呵止住杨烁的兽性暴行。  「你还要你母亲的命吗?我给你三秒,如若不然,哼哼」  「你……你胡说!」刘亦菲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。  刘亦菲犹豫着,但是眼前的情形已经不容她作出选择。即便是她抵死不从,在这荒无人烟的户外别墅,她也躲不过杨烁的蹂躏。  「不……不要在这里好吗?」儘管已经不是第一次,但是刘亦菲还是很难适应眼前的处境,要和男人在门口野合,她只希望能够到一个比较适宜的处所,那样的话怎幺都无所谓了,就当是另外的一场恶梦吧。  「就在这里。」男人的语气丝毫没有商榷的余地。  刘亦菲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,但是她又有什幺办法呢?  颤抖的手将男人西裤的拉鍊解了开来,隔着内裤,男人高高的隆起展现在刘亦菲的面前,「不要……」,刘亦菲呜咽着,发出了最后的悲鸣。  杨烁这时也到了忍耐的极限,他自己动手,将长裤褪到了膝盖处,然后将内裤往下一拉,露出了自己那条惊人的肉……棒。  杨烁将刘亦菲的脸又往自己的鸡……巴处拉近了一点,男人下身特有的汙……秽腥……臭味道弥漫在刘亦菲的鼻端。「舔它,就像你之前时一样。」杨烁冷冷地下令道。  少女动人的樱唇无奈地张开了些许,杨烁的鸡……巴已经忍不住地往里一顶,刘亦菲不敢再作抵抗,肉……棒终于一举攻佔了少女湿热的口腔。  「嗯,不错……不要光含着,用你的舌头,用你的喉咙,用你的牙齿……呜……」杨烁的手拽着刘亦菲的秀髮,让她的头不断地起起伏伏。显然,这已经不是刘亦菲第一次为男人口……交,口腔被插入之后,原有的抗拒和羞辱感慢慢地减弱,刘亦菲渐渐开始不由自主地耸动着自己的臻首,主动舔弄着杨烁的鸡……巴。  舌头轻轻划过马眼,杨烁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一股尿意顿时涌了上来。但是他马上深吸了一口气,硬是将自己的欲火也抑制了下去。胯下的美女口……交的技巧显然并不纯熟,但是青春靓丽的纯真面孔,加上一袭纯洁的龙女白纱,却带给了杨烁无限的遐想。  一只粉嫩的玉手,轻轻地扶住了杨烁的肉……棒,刘亦菲吐出了肉……棒,用舌头急速的滑过龟……头,然后,将两粒卵蛋含入口中,一直手握住肉……棒,不停地上下套弄。  「爽……好……这招……是你自己学的吧?」杨烁一面享受着刘亦菲的口……交,一面羞辱着她仅存的自尊。  「不是~~」刘亦菲羞红了脸。杨烁的鸡……巴硕大坚硬,已经将青春旺盛的她的淫……欲勾动了起来……  如今母亲被这个男人控制,生死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之中,刘亦菲已经别无选择,乖乖地取悦这个男人,是她保住母亲的唯一希望。于是她樱唇轻,小心的将杨烁的鸡……巴再度含入檀口之中,然后慢慢的摆动臻首,将龟……头慢慢的、深深的吸入。杨烁的肉……棒之长远非一般人可比,很快地他的龟……头已经碰触到刘亦菲的喉咙口,刘亦菲「呜~」地发出一声难受的哀鸣,但是杨烁丝毫也不怜香惜玉,肉……棒猛地一顶,同时手将刘亦菲的头往下一压,精……液便沖了刘亦菲的咽喉深处那一片未经开发的处女地。  「呜~~呜~~」刘亦菲此时忘我地不停摆动着头,几分难受,几分羞耻,几分痛楚,种种的感觉交织在一起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一种怎幺样的心情。  少女的声……音青春动人,但却缺少了那种令人荡气迴肠的韵味,这一点让杨烁感到颇为不爽。于是他猛地一拉刘亦菲。  杨烁先将刘亦菲的头拉了起来,然后身子一翻,翻到了沙发这边。刘亦菲脸上略带着一丝惶恐,呆呆地看着杨烁。杨烁冷冷一笑,伸手将刘亦菲纯白的长裙翻了起来,露出了里面一方粉红色的小小底裤,正面阴……毛所在的地方隐约有点水迹。  杨烁将头探到刘亦菲内裤之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少女特有的少……女芳香果然是令人心醉,但是此时杨烁却无心赏玩。手上一用力,将刘亦菲的屁股往上一抬,便将她那方小小的底裤脱了下来。  「呜~~~」意识到男人的侮辱就在眼前,儘管已经有了心理準备,刘亦菲还是忍不住再度流下眼泪。  「操!臭婊子,我插一下就哭哭啼啼,臭婊子,真以为你是神仙姐姐?是小龙女?你只是一个给钱就能上的臭婊子而已!」杨烁用恶毒的言语,继续打击着刘亦菲残存的自尊,同时手下丝毫也不停顿,将刘亦菲的下身向前面稍微拉了一拉,肉……棒用力一顶,便顶入了少女的桃花之中。  「呜~~~疼……不要……好疼~~~快点拔出去……不要~~~」,刘亦菲臻首猛摇,显出一副不堪採撷的模样。阅女无数的杨烁当然知道,刘亦菲的这种反映绝非故作姿态。被如此硕大的鸡……巴插入,也难怪刘亦菲如此痛苦。但是杨烁却丝毫也没有放过刘亦菲的意思,在少女的啼哭声中,他不仅将肉……棒插得更加深入,直达刘亦菲的子宫口处,而且开始让龟……头旋转着摩擦刘亦菲花心深处的嫩肉,以求带来更大的刺激。  刘亦菲的啼哭声依然在持续,但是儘管被强姦的羞辱感无法抹去,女人身体真实的反应却无法避免,在杨烁大鸡……巴的持续操……干之下,刘亦菲的小贱……逼还是忍受不住地渗出了激情的阴……水,刺激着杨烁高亢的兽欲。  「反应不错嘛!」杨烁双手一伸,穿过刘亦菲的白裙,着落在她胸前。为了避免穿帮镜头的出现,刘亦菲在白色戏服的底下并没有带文胸,而是带着一个严严实实的束胸。这玩意儿在这个时代可不多见,杨烁双手摸索了一阵,既然没能找到能解开那束胸的机关,索性两手一用力,想要硬把那束胸解开。但是谁知道那玩意儿十分牢靠,杨烁硬是扯了几扯,那束胸丝毫不动,倒是在刘亦菲的丰……胸上重重地勒了两下,疼得小美人儿眼泪直流,嘴里直说不要。  「那你自己解吧,乖美人儿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哦。」杨烁抽出了两手,放在刘亦菲的胸……部上。鸡……巴却丝毫也不放鬆,持续轰击着刘亦菲的桃源深。处。  这时刘亦菲的贱……逼已经度过了最初被插入时的不适应期,淫……穴中自然分泌出的阴……水使得杨烁的抽查渐渐顺畅。而硕大肉……棒所带来的快感慢慢地佔据刘亦菲的身心。  「不要……不要这幺用力……慢点……」口中不知不觉地说在自己也不清楚的话语,刘亦菲渐渐屈服于杨烁的淫威。「美人儿,你自己把束胸解开吧,要爽,就爽个痛快嘛。」杨烁稍稍减缓了肉……棒的力道,对着刘亦菲柔声说道。  「嗯……呜……」在呻吟声中,刘亦菲将手翻到背后,伸到戏服之中,想要自行将束胸解开。但是此时的她正以坐姿被杨烁牢牢地压在沙发上,手又如何能够得到背后?发现了这情况的刘亦菲无助地看着杨烁。杨烁会意过来,哈哈一笑,鬆开刘亦菲,然后上前去开开电视机。  随即便是莲花池,然后音乐响起  李逍遥:怎幺会有女孩儿的衣服啊?哇!好香啊!  好美啊,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幺漂亮的女孩子。  赵灵儿:谁啊?是小花吗?  李逍遥:我不是小花。  赵灵儿:你是谁啊?怎幺会到这里来的?  李逍遥:我,我是来求药的。我只是误闯仙女姐姐的浴池,还请原谅。  赵灵儿:你,你别过来啊!  李逍遥:我,我绝不过来。仙女姐姐,我绝对不会欺负你。是我婶婶,她得了重病,我特来登岛求药,恳请仙女姐姐赐药。  赵灵儿:你干嘛拿我衣服啊!?要威胁我给你仙丹吗?  李逍遥:不!不!不!不!我绝不敢偷走您的衣裳,我就把你的衣裳放在这儿。  赵灵儿:你转过去,背对我。走开五丈…不,十丈!走远一点,不许偷看!  李逍遥:我,我绝不偷看!  (转过身)仙女姐姐,你好了没有?仙女姐姐,你好了没有!(灵儿攻击)  李逍遥:仙女姐姐,饶命!  赵灵儿:我姥姥说过,偷看女孩子洗澡的男人都是坏男人,是淫贼!我这就打死你!  李逍遥:好了!(灵儿看见逍遥后回忆)  赵灵儿:逍遥!逍遥哥哥!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看我的,我终于等到你了!  李逍遥:什…什幺?!  赵灵儿:我是灵儿,逍遥哥哥。  李逍遥:灵…灵儿?  赵灵儿:快来呀,逍遥哥哥,灵儿每天都有等你回来呢,已经準备好礼物给你了。  李逍遥:什…什幺礼物?  这是怎幺一回事呢!自然是杨烁早就準备好的了,没有剧情的啪啪啪可不是杨烁的风格,所以此时杨烁的邪火更胜之前  「此时你的名字叫做赵灵儿?」杨烁突然邪魅一笑的说道。  「为什幺?」不知道杨烁为什幺要这样做,刘亦菲愕然反问。  「你还要你母亲的命吗?」此时杨烁的神情暴虐异常,话语间粗气喘喘。  「你!……,我……知……道……了」刘亦菲此时此时惨然一笑,只能认命的哀歎接受,后面更是哭哭啼啼一字一句的才说完  「灵儿你的逍遥哥哥呢?你看看你现在,脸上被精……液遮盖,身上的衣服一片片的,你的乳。鸽暴露在空气中,下身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」杨烁的声音中已经不带有一丝一毫暴虐的味道,而是带着令人心动的爱意。英俊成熟的男人,柔情的关怀,最能打动刘亦菲这种年龄的少女。  「我背着逍遥哥哥在外面,我是一个淫……妇,我是一个人尽可欺的娼……妇,我是一个贱女人」刘亦菲为了母亲,此时只能跟着杨烁的节奏,虽然一直都是哭哭啼啼的。  「是啊!!!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!你看看你那精緻的面容上是一抹抹的白色液体,身上雪白的衣裳,沾满了白色腥……臭的物体,这就是神仙姐姐啊!这是天……朝男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啊!呵呵哈哈哈或或!」杨烁此时眼睛通红,语气充满了疯狂与暴虐。  「不要再说了!」刘亦菲突然又叫了起来,眼泪再度夺眶而出,半天之内,接二连三接受了往日难以想像的打击,使得刘亦菲的情绪变得十分纷乱。  杨烁猛地将刘亦菲的身子转了过来,使刘亦菲的眼睛面向萤幕,此时电视剧播放到。  李逍遥:你…干嘛看着我?(紧张)  (灵儿伸手摸逍遥喉结)你干嘛?  赵灵儿:(摸自己)好好玩儿啊,灵儿怎幺没有?  李逍遥:你,你…你知不知道,这叫挑逗!  赵灵儿:(指着喉结)它叫挑逗?  李逍遥:不是。我是说你在挑逗我。  赵灵儿:(又摸一下)这就叫挑逗?那会怎幺样啊?  李逍遥:我,我会做坏事。(亲灵儿脸颊)怎幺样,怕不怕?  赵灵儿:这就叫坏事啊,我也会。(亲逍遥脸颊)怎幺样,那你怕不怕?  李逍遥:(惊讶)我告诉你,你这样对我,我会有更坏的事。  赵灵儿:什幺事啊?灵儿知不知道的啊?  「哈哈!看看多幺的如花似玉,冰清玉洁,如同仙女下凡一般,再看看此时的你,多幺的骯髒不堪」  「不要再说了」刘亦菲此时羞红着脸,激烈的反抗  杨烁此时更加的兴奋了  杨烁的身体很快就变成了坚硬,而刘亦菲身上的小龙女戏服也在男人的扯弄下掉到了地上,刘亦菲早就自觉地将仅存的束胸除去,两人很快便完全的赤裸相对。  「刘亦菲你看看你多幺骯髒啊!早些时候要不是我,你多要和你母亲一起去伺候你的乾爹了,如今你就感到不堪了,如果是你乾爹,那噗噗,哈哈哈!更何况以后,万人瞩目的神仙姐姐,居然是一个万人骑的婊子,哈哈哈哈」杨烁说话的同时右手一捞,将刘亦菲的右腿抱起,使得她变成了左腿单独撑地的情形。这一来,刘亦菲的淫……穴再度暴露在杨烁的肉……棒面前,杨烁蜂腰一送,鸡……巴再度慢慢地佔据了刘亦菲的淫……穴。  「啊哟……啊……呜……」心乱如麻的刘亦菲已经彻底放开了自己,完全没有了羞耻之心,她双手撑在沙发上,柳腰随着杨烁抽送的频率而频频摆动着,嘴里发出激情的呐喊。她已经忘却了身后的男人的身份,忘记了自己是被人强迫奸淫……做明星的风光多种多样,但是恶梦却总是相似的,只是换了一个男人而已。  「什幺神仙姐姐啊,什幺冰清玉洁的小龙女,还是灵儿,你就是一个万人骑的婊子,娼妓」  刘亦菲的身上有愈来愈多的汗珠从皮肤表面渗出,在月光下显得异常的诱惑。杨烁一边挺动,一边俯下身去,两手伸到刘亦菲胸前把玩她娇小的乳……鸽,同时舌头在刘亦菲的玉背上不停地游动,舔食着刘亦菲背上的汗珠。玉女明星香汗淋漓的那种带着腥味的感觉,使得杨烁的精神振奋到了极处!挤……吧的抽送越来越快速。而刘亦菲的浪劲也在这个时候全部迸发了出来,使得两人都迈入了高……潮送气的境界!  在刘亦菲的子……宫猛力的收缩中,杨烁的肉……棒深深地埋入了她的体内,一股精液有力地冲击着少女的子宫。而刘亦菲的秘穴也激情地喷发着,这一夜俩人纠缠了一宿  早上先起床的杨烁,也不多说,一刀送进刘亦菲的体内,还用力的缴了缴,刘亦菲甚至连尖叫多来不及发出,就无声无息的死去,他想不明白为什幺这个男人与他交欢了这幺长一段时间,忽然杀了他!  对于杨烁来说这种婊子一样的玩意,玩过一段时间之后,只有死字一条,因为刘亦菲玷汙了他曾经的幻想!这次打开时空,送一丝分身过来,不过是了解那一段梦而已,不管如何,已经在杨烁脑海中被玷汙过的,那他也只有死路了,无论现在如何!  只因为结局早已注定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【完】